一入欧美深似海,从此女神是男神,男神是女神

【盾铁】He is just not that into you

被队3预告虐到不要不要的

然后简直卯足了劲完成了一个坑

绝逼的BE 我特么怎么可能写得了HE


Tony总是说他已经忘了那种和队友并肩作战的感觉,他也一点都不怀念做为钢铁侠的日子。

每次Pepper只是将文件放在他面前,让他签下名字,递上一杯水看着他把药吃下去,然后像哄孩子一样低声说“我知道,Tony,我知道。”

 

钢铁侠不再频繁地出现在美国人民的视野里,取而代之的是出院后的Tony Stark,他们关心他的身体是否还能胜任钢铁侠,他们关心他和复仇者另一个领导者的关系。

那幢标志性的建筑依旧高挂着复仇者的牌匾,只是你不能像以前那样在楼下的咖啡店里等待着那抹金红色像它的主人那样高调地飞过了。因为Tony Stark,再也没有回来过这幢属于他的大厦。

 

每个人都在怀念那个有点小混蛋的Tony,而不是现在这个表现得很正常笑容无懈可击的Mr.Stark,和战场上混着电子音的不合时宜的调笑而不是由电子管家操控的空壳。

Clint已经受够了每次当发现盔甲里并不是那个人时安抚瞬间暴怒的绿大个,但是他没法抱怨,他甚至没机会见到那个小混蛋。

他也受够了复仇者的气氛,他们都是参与者,他们都知道现在的局面是因为什么,或者说,因为谁。

知道Tony不再回来这个家是一个早上,他们还是照常在不用出任务的早上坐在公共区域一起吃早餐,只是相顾无言,多了一个人,少了一个人。

这个楼层的电梯打开的时候,Clint亲眼看着这个房间的人,除了冬兵,表情都生动起来。

当他的视线里出现一双高跟鞋再把眼睛转向队长的时候,他忍不住想要站起来拍掌。然后他立刻看向Bruce,他怕他会变成绿色,博士的自制力比他知道的好,对方只是做了几个深呼吸之后喝了一口花茶。

 

那是Pepper,只有Pepper。

没有那张跟在金发秘书身后生无可恋的脸,房间的咖啡味在四个月的时间里也散得不剩分毫。

Pepper的笑容得体,和以前似乎没有什么差别。

在她的视线触及到Steve和他旁边的James的时候表情有了一些松动,但是依旧坚不可摧。

Bruce询问Pepper要不要和他们一起用早餐,她只是客气地道了谢并表示很快就会离开。

然后Thor,噢当然是Thor,直接地表达了他对Tony的想念,无比的想念。

Clint第一次恨透了Pepper的官方和理性,在Pepper和大家的一来一回中他只得到了“Tony很好”“Tony很忙”“你们虽然很混蛋但是可以留在这里”的信息。

Steve谨慎的组织着语言,连说话都是小心翼翼的,其他人明显没有要帮忙的打算,Pepper表现得并没有什么变化,就像她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Steve不知道他该做什么反应,在送Pepper下楼对方转身红着眼对他吼了一句“WHAT DO U FUCKING WANT,ROGERS”之后。

他只能站着接受她替那个人的心疼。

“他差点就死了,Rogers”

“你和你的男朋友杀死了他”

“为什么你还可以表现得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没有心的可是Tony Stark啊”

“我求你们离他远点,他已经死过一次了”

她踩着细得可怕的高跟鞋,带着渐渐收敛的怒气离开。

他的心脏难受的很,就像有人用一把刀从内部割断了所有脉络接着毫无章法地狠狠捅下去。

一下,两下,三下......

痛,从身体内部传来的锋利的疼痛,让他无法支撑自己,跪倒在地上。

 

他想离开复仇者大厦,和Bucky一起搬回布鲁克林,退出复仇者联盟。

他不止一次这样想过。

每一次他在电视里报纸上看到那个明显带着病容的男人时都会有这样的念头,他害怕和他面对面的那一天,他不知道他要说什么。

对不起?他已经说过了,但是这可以抵掉他对他的伤害吗?

我想你?他有什么资格说这句话,Rogers,你有什么资格?

我们依旧是朋友?Rogers,在你用他父亲做的盾牌砸向他的那刻,你们就不可能回到以前了。

他想说无数次的对不起直到他原谅他,他想说我想你,想念那个活蹦乱跳的你,他想说他还想当他的朋友,一起并肩作战,一起呆在工作室一起去逛街...

他忘了,在看到那个闭着眼睛脸上没有任何血色的人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他要说什么了...

 

唯一在医院见过Tony的复仇者只有Thor,因为Friday没办法及时地将一个莽撞的神挡在他的主人前面。

“多日没见,甚是想念,Antony吾友。”Thor轰隆隆的声音让Tony有点头痛,他还没反应过来就立刻被紧紧地抱住,神的力气大得让他胸腔有点透不过气。

他胡乱挥舞着手拍打Thor的背,对方才开始觉得不妥放开他,静静地站在一边关切地看着他,像做错事的孩子。

那头迎着太阳的金发晃得他有些恍惚,不是那个人,Tony你有点出息,他这样告诉自己。

Thor在医院里陪了他一个月,给他讲仙宫的事情,给他讲Clint又做了什么蠢事,有时会瞒着Pepper和医生给他带甜甜圈,但是一句都没有提过Steve和James。

每一次Tony听着北欧神说出“Stev...”然后硬生生地转了音的时候都想说,“没关系的,你可以说他,我并不介意。”但是最后他都只是当什么都没听到。

 

Thor不太确定这还是不是他认识的Tony,不仅是因为病痛而消瘦了的身体,而是眼睛里包含的东西。

现在的Tony,更加的温和。

被最亲近的人伤害之后不再相信不再在乎对所有事物都充满怜悯的温和,他曾经在自己的眼睛里看到过。

他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件好事,每次Tony安静地坐在病床上听他讲话时柔和的眼神,都让他眼睛涩得发痛。

后来,没有很久的后来,Thor才知道,那双蜜糖色的大眼睛里的温和色彩,和当初自己的并不一样。

那个时候Thor终于知道,为什么当他和Natasha说起这段的时候,那个一直无坚不摧的红发女特工卸下了她的伪装,哭得撕心裂肺。

他在那个晚上,看着满天的繁星,从胸腔里发出撕裂的吼声。

 

Steve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那个见到Tony的晚上,小个子男人就站在那里,风衣搭在旁边的椅背上,只穿着马甲和浅灰色衬衫,衬衫袖子被他松松挽起,拿着一杯绿色饮料睁圆了眼睛一脸嫌弃的和Bruce争论。

他瘦了,这是Steve的第一个想法。

Bruce看到了他,有点尴尬,Tony顺着他的眼睛也看到了他,张张嘴,他想要说些什么,却发不出一个音。

“Hey,Cap”反倒是对方朝他露出一个微笑,轻轻打了个招呼便侧过身继续和博士说话,“Bruce~Honey~Baby~我有没有说过我是如此的爱你~”

“你平均每个月都要表达你的爱意那么几次,Tony”Bruce把眼镜取下擦了擦然后戴回去,嘴角的笑意浓厚得明显。

Bruce的回答让Tony彻底地笑开了,大眼睛闪闪发亮,Steve看得有些着迷,这样笑得毫无防备的Tony。

他曾经也对你这样笑过,Steve,是你自己将这个权利丢弃的。

这样的认知让他的心脏再次感到疼痛。

 

人们说,当你抛硬币决定选择的时候,硬币上升掉落这个过程中其实你已经知道你的选择是什么了。

但是Steve选择了硬币掉在手背上的那个结果。

Steve挡在了出现在公共区域的James的身前,挡住了所有围绕在Tony身边的队友不赞同的视线。

“Easy,Cap”他偏着头对Steve微笑,“反正我又打不过你们两个超级士兵。”

他想冲上去撕碎那个人的笑容,你明明是在意的,为什么还要微笑装作什么都无所谓好像所有事情都可以恢复如初一样,好像,我对你的伤害并不重要一样......

双手紧握成拳,指甲深深陷入掌心传来的疼痛支撑着他挺直脊背。

僵持。

他看不到他的表情,因为在他说出那句调笑的话的下一瞬间,Thor和Clint就已经站到了他的身前做出防御的姿势。

而作为当事人的男人,从保护他的队友身后走出的时候,椅背的风衣已经搭在手臂上,就像一个无心看闹剧的局外人。

他们作为一道防护墙将他保护得无比严实地走向电梯,他的步伐没有一丝停顿。

说些什么,Steve

这可能是你最后一次机会见他了。

“Tony...”他惊讶于自己嘶哑的声音。

他停了下来,没有转身没有回头,就站着等待他的下一句话。

“I am sorry,Tony,but he is my friend”

他想说的不是这个,他想要反驳,想要将这句话撤回。

他说:“So was I...”

和那个时候一样的回答,这次不再隔着盔甲和电子音,他听到他微微颤抖的声音,低沉破碎。

他说:“我原谅你了,Steve”

他说:“你现在开心了吗?Steve”

最后,他都没有回过头来看他一眼。

 

他喜欢冬天,他喜欢那种一切即将重生的感觉。

黎明前的黑暗。

他应该会很开心,Pepper想,葬礼在冬天。

 

“女士们先生们,日安。”

“我是Tony Stark的代表律师,我遵循Mr.Stark生前的意愿在你们,在全世界面前,宣读Mr.Stark遗嘱的一部分。”

“我,Tony Stark,将复仇者大厦的归属权脱离SI,脱离政府,它不属于任何人,它属于复仇者联盟,属于所有超级英雄,没有人,任何人都没有权力决定它的未来,在我死后,它的主人将会是Pepper Potts和美国队长”

 

他的墓碑,和Rhoey并排在一起,在Stark家的墓园。

再次遭受重击的心脏还是没有让他撑过这个冬天。

哭泣的还是在无休止的哭泣,愤怒的还是在无休止的愤怒,伤心的还是在无休止的伤心。

这会是最后一次吗?让他们这样放肆的哭泣。

 

Steve再一次感受到那种锋利的疼痛,他突然意识到,在他选择丢弃他的时候,他,Tony是不是也一样,独自承受着这样的痛苦。

Pepper没有对他大吼,没有生气,依旧理智得可怕。

她告诉他,Tony最后对她和Happy说的话。

 

“Pep,我看到Jimmy了”

“他看上去好像很生气,你说,这次他会不会像以前一样原谅我”

“Happy你要好好照顾Pepper,我要去还Rhoey的债了”

“替我告诉Steve,Pep,我是真的原谅他了,我现在能理解James掉下去时他的感受,Pep,不要摆出这样的表情...”

“Rhoey不是James的错,是我,如果不是我,他也不会掺和进去,Jarvis还等着抱干孙子呢...”

“Pep,我这个灾难走了,你应该高兴才对啊,来,笑一下...”

 

他们看着那个金发的男人,他们的领导者,跪倒在冰冷的大理石墓碑前,无声地哭泣。

我和你不是友情,是亲情。

所以我可以将你丢弃,因为我以为你会永远在我身边。

那就是我最想对你说的话。

 

那段日子里他眼睛里的温和,不是经历一切之后对所有事物的怜悯,而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慈悲。


——————————————————————————————----

可能有很多人不懂或者觉得OOC

或许是有点OOC

但是对我来说,心死就是我原谅你对我做的所有伤害

因为我已经不在意了,你于我来说,也没那么重要了

何况是对一个将死的人来说

评论(24)
热度(108)

© 乖 别闹了。 | Powered by LOFTER